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罗宁国安轮换不能叫放水末轮要体现永争第1

2018-08-07 16:12:08

国安已经在济南锁定了本赛季中超季军的位置,但是让御林军没想到的是,他们却将在一轮成为保级悬念破解的关键拼图之一。亚泰能否保级,完全取决于青岛中能能不能从工体拿分走,眼下全国球迷都在关注国安这个“判官”到底怎么当?

斯塔诺:阵容有大调整

针对这个问题,有发言权的,毫无疑问是国安主教练斯塔诺。而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的时候,斯塔诺已经明确表示:会有较大幅度的调整。

“至少在四五个位置上都有调整吧。”斯塔诺并没有向进行什么隐瞒,“辛昕累计黄牌打不了,王晓龙腿部也有点反应,两场比赛间隔这么近,我不会冒险让他上场的。也正因为两场比赛接近,像徐云龙、卡努特这些年纪相对较大的球员,也需要得到休息和调整的机会。”斯塔诺随便一点,客胜鲁能首发阵容的一半,几乎都已经确定缺席比赛。而朴成和张稀哲这些队员虽然年轻,但是整个赛季征战下来,也没有必要在一场无关痛痒的比赛中来个一周双赛,况且替补席上张晓彬、李提香等人都在等待机会,所以本周末工体对阵青岛,国安一定会有较大幅度的调整。

不过,斯塔诺也反复向提到一点:阵容调整,但是态度必须端正。“我们是在主场比赛,今年联赛我们主场一直没有输过,即使面对恒大、鲁能这些对手我们也没输,所以我们就算派上一些年轻队员和打比赛较少的队员,比赛的态度和过程、结果,也必须能让球迷满意。”从斯塔诺的话里可以听出,阵容变脸的国安,也并不打算让中能轻易过关。

罗宁:一切正常准备

对于一轮充当一支降级队伍的“判官”角色,国安高层表现得很淡定,“这就是一场普通的联赛,一切按照正常来准备就可以。”

北青报就国安末轮“判官”角色采访了国安俱乐部名誉董事长罗宁,在罗宁看来,这场比赛国安轮换人员不能叫做“放水”。“我们客观上有一些队员因为伤病和红黄牌的原因,可能参加不了比赛,比如两个边后卫,包括卡努特这些老队员,加上我们还有足协杯半决赛需要准备,所以可能出场的阵容上,会和其他比赛有不同。这不能叫放水,毕竟和其他球队打完一轮赛季就结束不同,我们还有足协杯半决赛要准备,所以我们也必须全盘考虑剩下的比赛。”但是罗宁还是强调,即使换人,国安也要发扬传统。“这是一场普通的比赛,包括赢球奖金也会按照正常标准来发放。但是国安永远争的精神,这场比赛也要体现。长春媒体怎么写,那是他们的事,我们打好自己的比赛就可以了。”

长青两地媒体态度迥异

也许是因为与国安过往关系的原因,也许是因为面临的保级形势不同,面对“判官”国安,长春和青岛两地媒体,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是迥异,值得回味。

青岛方面很淡定。“青岛俱乐部的态度很明确,那就是希望在工体带走一场平局,他们现在还是比较乐观的,因为他们觉得,国安没什么理由死拼青岛了。”青岛媒体这样说,“国安还有足协杯要打,而且斯塔诺不也表态了吗,这场比赛将上很多年轻替补。国安和青岛虽然算不上关系好,但是也没什么大仇恨,所以国安踢起来肯定不会像2009年一场涉及夺冠时那样全力以赴。”

而长春方面则完全不同了。“长春当然是希望国安可以战胜青岛了!因为只有这样长春才有可能赢球保级啊。”长春媒体的话很有些代表性。但是据北青报了解,亚泰上下对于保级形势已经很悲观了,因为在他们看来,虽然有把握可以一轮赢下辽宁,但是亚泰与国安关系向来不好,不管是2007年抢走,还是两队球迷观战出现的不睦,加上国安目前的处境,“让人想不到一个可以让国安玩命的理由”。长春媒体对于亚泰保级,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了。

国安队员:没有放水传统

对于“放不放青岛”和“放不放长春”这两个话题,国安队员显得非常敏感,在他们看来,“谈不上放不放”,因为这原本就不应该是在这场比赛中解决的问题。

“我应该是不打了吧。”客战鲁能比赛结束之后的晚上,北青报恰巧碰到了和王永珀一起出来吃饭的王晓龙。“我该准备自己结婚的事情了硼砂报价
。”下周三王晓龙就将与妻子举办婚礼,正好加上在对鲁能时候腿部有些反应鞋材设备
,他将肯定不会参加周末与青岛的比赛。“怎么说呢,国安没有放水的传统,但是比赛主教练应该会有自己的想法,毕竟我们还有足协杯的比赛要准备,但是主场怎么也不会输吧,毕竟今年联赛我们主场都没输过球。”

而在很多国安球员眼中,国安其实完全不需要在一轮充当判官的角色。“青岛中能上半赛季多好啊,但是谁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换主教练,长春亚泰更不应该成为降级的对象,客场对他们的时候监控防水电源
,他们一点也不差。这两支球队都不应该成为降级的选择,更不应该在一轮摆在我们面前,让我们决定他们的命运。谈不上我们放不放他们,他们更多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,把我们推上了这个位置。”

北京球迷意见分两派

对于国安这个“判官”角色,国安球迷一致表示“掌控别人命运的感觉挺爽”,但是应该以什么态度面对本场比赛,球迷却分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派。

一派的意见很明确,那就是送长春降级。“2007年的丰体雨夜,不就是亚泰赢了我们吗?万大雪自己也说了2007年自己照顾了长春,要不是因为他们,国安不用等到2009年就能收获中超了,而且当年他们赶走高洪波,把老实人沈指都骂得受不了要辞职了,现在又要求国安帮他们保级,凭什么啊?”一位球迷在接受北青报采访的时候这样说。而他的意见,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送长春降级这一派球迷的意见。

而另一派也希望国安力拼一场球,为联赛画上圆满句号。“国安有在一轮比赛阻击对手的习惯,1999年辽宁要夺冠被阻击,今年青岛要保级也要过国安这一关。”而且在这一派球迷看来,国安本来就要在本场比赛换上部分替补球员,如果过程和结果再不理想,很有可能成为长春甚至其他地方球迷攻击的口实。“还是全力以赴,打成什么结果都能接受,保级与否,他们自求多福吧。”

莫用道德绑架国安

中超进行到,似乎每轮都有一支队伍被道德绑架,而现在,轮到了北京国安。倘若不在一轮主场对阵青岛的时候战而胜之,国安不可避免地会被套上“放水”、“做掉亚泰”等等帽子。昨天致电俱乐部总经理高潮,他甚至以“这个事情太敏感”拒绝表达态度。国安面临的压力,可想而知。

但是仔细想想,被“审判对象”亚泰和青岛,不管结果如何,两支球队的将帅都将迎来年底的假期,但是国安却不同,他们还有足协杯半决赛甚至可能决赛需要准备。在联赛排名已经彻底排定的时候,国安当然有自由选择上场球员,进而达到更好准备接下来比赛的目的。这和道德无关,相反国安的做法,更符合职业球队的做派,职业球队不断追求更好成绩的做派。试想,广州恒大可以为了亚冠不断要求调换赛程,可以为了让主力球员休息在上一轮派上全华班,国安又为什么不可以?

长春媒体“求求国安”的大标题多少有些煽情,但是求人不如求己,走到这一步,是过去29轮累积之祸,而不是国安一轮不能战胜青岛之过。换句话说,同样的处境换到其他队伍身上,他们又能如何抉择?

1999至2012赛季国安一轮胜多负少

1999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1比1逼平辽宁,终结辽小虎中国凯泽斯劳滕神话的同时,也让山东鲁能首尝联赛滋味。

2000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3比3战平沈阳海狮。

2001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1比0战胜深圳科健,阻击了对手夺取联赛亚军的愿望。

2002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2比0战胜深圳平安,也正是凭借这个2比0,国安与深圳在积分、相互间净胜球和进球数全部相同,才上演了的“抽扑克”定亚军的一幕。

2003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3比1战胜四川冠城。

2004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4比1大胜重庆力帆,送对方垫底。

2005赛季,国安在一轮客场1比2不敌大连实德。

2006赛季,国安在一轮客场0比2不敌厦门蓝狮。

2007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1比0战胜山东鲁能,屈居联赛亚军。

2008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2比0击败成都谢菲联。

2009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4比0完胜杭州绿城,首度问鼎中国联赛。

2010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1比0击败江苏舜天,但是依然排名第五无缘亚冠联赛。

2011赛季,国安在一轮客场0比1不敌上海申花。

2012赛季,国安在一轮主场1比0击败广州恒大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