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瘫痪女子申请低保被拒遭丈夫弃乡政府3天后

2019-02-28 00:43:18

瘫痪女子申请低保被拒 遭丈夫弃乡政府3天后死亡(图)

原标题:瘫痪女子申请低保被拒 遭丈夫弃乡政府3天后死亡(图)

5月2日,艾绍金(左)和有“智障”的二嫂王春娥坐在家门口。

    邓元姣人生3天,是他们夫妇一生贫困的缩影。今年4月18日,为了能申请到每月100余元的农村低保,邓元姣被丈夫艾绍金“放赖”留于湖南晏田乡政府。70多个小时后,半身瘫痪的邓元姣在乡政府办公室,头部受重伤,送医院后不治身亡。

     村、乡屡次拒绝批准这笔微薄的低保,源于这对夫妇的儿子超生。当地一名官员表示,低保不能和计生挂钩。如今艾绍金对自己的“放赖”后悔不已。

    艾绍金把半身瘫痪的老伴儿送到武冈市纪委信访办,10个小时后,在半山腰的家里,他接到村主任邓向东的。

    当时是2014年4月18日,夜里8点,山里气温降了下来。

    “邓元姣躺在乡政府,来把她接回去吧。”邓向东好言相劝,“夜里气温低,莫让老伴儿受罪。”

    艾绍金拒绝。他为妻子多次申请低保,未果,遂将邓元姣留在乡政府办公室。

    艾的做法,在湖南乡野被称作“放赖”,即通过把患重病的亲属扔在别人处的手段,让对方满足他的要求。

    艾绍金说,政府应该给妻子低保,却因为家里超生问题而没给,“接回家也没饭吃。不接,政府多少会给她一些吃的。”

    4月21日,邓元姣在湖南晏田乡政府已“滞留”3天,生活不能自理的她,无法处理自己的粪便,将办公室弄得臭气熏天。那天中午,在乡政府,她头颅重伤,送医院后,不治身亡。

妻子,棋子?

    村民艾绍金将瘫痪的妻子丢在乡政府以解决低保,3天后妻子在乡政府办公室受重伤死亡

    回忆起那天,艾绍金满心愧疚。他后悔将老伴儿丢在乡政府受罪。

    4月21日下午1点左右,艾绍金在山坡上放牛,村主任邓向东突然打来。

    艾绍金以为村主任又通知他,去从乡政府接妻子回家。

    “邓元姣受伤了,在流血,可能要手术,你带着证件赶快到武冈市人民医院。”邓向东在里有点急。

    艾绍金本以为这是个谎言,目的是要他去接人。

    邓向东是在送邓元姣去武冈市人民医院的路上,给艾绍金打的。

    邓向东后来告诉新京报,当天上午11点刚过,他和村支书彭兰英、乡党委书记何雪峰,在乡政府3楼书记办公室开完会下楼,发现邓元姣趴在一楼办公室的地铺上,“右脸上有血,脸色发白”;“一个乡干部用纸巾擦了一下血,发现邓元姣头上有一条口子”。

    邓元姣被送往医院。

    据武冈市人民医院“入院记录”显示,4月21日下午2点40分,“头部受伤流血,昏迷不醒、呼叫不应”的邓元姣入院,急诊颅脑CT检查,结果是“右侧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”,后被确诊为“特重型颅脑损伤”。

    “硬膜下血肿”一般属外伤所致。人民医院在邓元姣左额顶部,检查到一条1.5cm裂伤口。

   医院施行开颅手术。

    艾绍金和亲属赶到医院时,手术已做完,邓元姣躺在病床上,“头裹着纱布”,只有呼吸,没有反应。

    23日凌晨,艾绍金接到邓向东:“邓元姣去世了。”

   艾绍金的计划彻底落空。他说,把人送到政府只想解决低保,那想到把命都搭进去了。

月增100元的愿望

    邓元姣突发脑血管梗塞,开颅手术花了近7万,家里因病致贫,艾绍金希望能申请到低保

    艾绍金说的“低保”,是湖南省邵阳市2007年开始实施的“农村低保”。每年低保户可获720元;2013年,低保金上调,每月可获111元。

   艾家生活原本不困难,2个女儿出嫁;2个儿子在外打工,娶了媳妇,生了孩子。

    2010年,艾绍金的大儿子盖2层砖混结构的楼房,其中一大部分建房款是东拼西凑借的。当时,村民都住在砖木结构的瓦房里。

    艾绍金和儿子一度认为“吃低保”是没尊严的事,“好脚好手为什么要白拿政府的钱。”

   艾绍金二哥过世得早,二嫂王春娥一直在艾绍金家生活。

    王春娥有些“智障”,虽有劳动能力,但要有人带着,才能做些简单的事,比如“烧火”、“放牛”。

    村民建议艾绍金为二嫂申请低保。艾绍金说,因为王春娥的儿子超生,低保申请一直没被批准。

    艾家经济状况还不错,并未在意这份低保。

   情势在去年3月14日,发生了转折。

    邓元姣突发脑血管梗塞,开颅手术花了近7万。医药费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,虽然“新农合”报销了3万元,但一家人仍因病致贫。

    艾绍金全家8口人,4亩多地,如果风调雨顺,一年收1000多斤谷子,2000多斤玉米。

   邓元姣生病前,两口子一起下地干活,分头照顾孙子和二嫂,家里从没断过粮。

    2个儿子在外打工,老大在建筑工地上干活,一个月两三千元,老二在广东一家制衣厂打工,也是两三千一个月。

    老大盖房原本就欠了不少钱。工地的工钱也是不定时结账。偶尔会寄钱给家里。

   老伴儿生病后。家里经济捉襟见肘。一个邻居说,经常见艾绍金一家整天吃红薯。红薯在村里一般用来喂猪。

    邓元姣是病人,有时能吃上米饭,菜都是青菜、萝卜。村民艾小华说,邻居同情艾家,时常叫他的4个孙子上门吃饭。

    邓元姣瘫痪后,担子全撂在艾绍金一个人身上。“又要干农活,又要照顾2个病人,还要照看4个孙子和牲畜”。

   艾绍金开始想申请低保金了。

上一页123下一页

头痛是怎么回事
小孩子便秘怎么调理
全身肌肉酸痛吃什么药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